宝山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张宗昌没上过几天学但他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还能写不错的毛笔字画写意山水画

发布时间:2019-06-20 15:40:23 编辑:笔名

张宗昌没上过几天学,但他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还能写不错的毛笔字、画写意山水画。

1942年9月4日,北平鸭儿胡同的法通寺,寺前广场直通什刹海,人声鼎沸,嘈杂喧天,各色人等不下数千人,一齐从四面八方涌来,参加一位先人的10周年祭。当时北平正沦陷于日人铁蹄之下,且这位先人已死去10年,尚有如此盛会,若非其人有足称道者,焉能获致众人自动自发的追念如此?许多人怎么也没想到,这位被追思的不是别人,他是“狗肉将军”张宗昌。

袁世凯死后,就实力与地盘而论,张宗昌也就是一个二等军阀,但奇怪的是,中国有很多人知道他,即使不知道的也想了解他,不仅文人墨客津津乐道,连一般的老百姓也在关注着张宗昌。

其中有褒,有贬,有赞,有骂,不一而足。此外,张宗昌还经常收到废帝溥仪的来信。从庙堂之高到江湖之远,张宗昌都勾起了人们极大的兴味。

概念化了的人物,往往流于低俗,除只能产生一些逗笑的作用外,大概就是无可避免的流于僵化,变得好像无血无肉的不真实。

借助于戏剧及文学作品,张宗昌已经被脸谱化、概念化了:体健如牛、脑笨如猪、性暴如虎、粗枝大叶、骄奢淫逸、胡作非为,是个如假包换的乡巴佬,老媒婆戴花的滑稽人物。真正的张宗昌湮没不闻,消失在历

图片来自网络

史的黑幕中。

张宗昌没上过几天学,但他却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还能写不错的毛笔字、画写意山水画。他是一个军阀,但却创办了我国的高等学府——山东大学。

张宗昌在战场上用兵如神,极善诡谋,而在生活中却心直口快,不失为至性之人。在众人的口传中失却了本来的真实,而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谜团:历史本来没有谜,谜乃后人的创造。

张宗昌嗜赌成癖,终日与骨牌为伍,且常赌不输,被部下誉为“赌神”,这是众所周知的,甚至有人说他的“狗肉将军”之“美誉”,也与此有关。

在他的生活中,几乎没有不可赌的东西,就是与人观点不一,不行也可赌上一把。都别争,打个赌,几乎成了他的口头禅。

还是在张宗昌少年时期,由于家境贫困,一年半载吃不上次肉是常有的事,可他自幼又对吃肉有着特殊的嗜好。

这天张宗昌在与人闲谈时,有人说鸡炖粉条对路,吃,他说好东西怎么做都好吃,辣炒小鸡也不错。

就这样,两人为各自的观点争吵了起来,不知不觉间,话题竟然转到了他的好东西怎么做都好吃上。

好东西怎么做都好吃?那人又反问道。

张宗昌说就是,要不信你给我买斤熟猪头肉来,我站(醮)着屎吃给你看看。

见人们不信,他说不信咱就打赌。要是我站(醮)着屎吃一斤猪头肉,吃了白吃。要是我吃不进去,就加倍赔偿。

周围的人见他说出这样的话来,就想将他一军,于是就有人真的买了一块成斤重的猪头肉。

张宗昌接过肉,二话没说,跑到邻居家里的一个粪堆上,站在那里就大吃起来。

给他打赌的人说,你这是干啥,还没醮屎怎么就吃起来了。张宗昌说,我的脚下面不是站的牛屎是什么?

一群人都愣在了那里,又说不过他,就这样硬硬地让他白白解了一次馋。

还有一次是在他督鲁期间,张宗昌带着一队人马正在行进,他突然一时兴起,就对随行人员说,咱们打个赌。

副官问他赌什么,他说我看着田里那个干活的是老子我的兵。

图片来自网络

副官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个正在锄地的农民,看不出一点兵的痕迹,就大着胆子同他赌了一把。

张宗昌说,要是你输了,你这月的饷银就归我了,要是我输了,我就给你外加两人月的饷钱。

待卫兵过去把那人叫来一问,果然是张宗昌部下一个回乡探亲的班副。

副官怕其中有诈,就问那班副连长、营长、团长分别是谁,班副都一一对答如流,张宗昌这人也真是神了。打赌的事,本来就有风险,这副官也只好自认倒霉。

在张宗昌的人生道路上,虽然他一局棋严重失误,把赌注押错了地方,因没听众人劝阻而命丧泉城,但他能从一介胡匪一跃而成为联军总司令,其赌徒本性确实起着非同一般的作用。

本文作者:好汉李二哥的故事(今日头条)Tags:书法 张宗昌 美术 文学 历史

巢湖治癫痫医院哪好
廊坊治牛皮癣
武汉专科医院治疗癫痫病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