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从单车盗窃看正义的成本不要动辄国民性

发布时间:2019-06-20 05:28:41 编辑:笔名

  近的摩拜单车不仅仅是火爆,而且衍生出来的问题也是非常非常的多的,偷窃,改装,盗卖,等等事情,屡见不鲜,很多人说这是中国人的孽根性,国民的性格就被摩拜单车给定性了,但是很多学者认为,从单车盗窃看正义的成本的话,其实和国民性没有多大的联系,迷你句子带大家来看看详细的解析!

  我是摩拜单车的忠实用户,出门时经常会选择摩拜单车。

  看到有人把单车停在小区里面,看到路边的单车被破坏了,我会停下来扫码举报。

  上周去看梅花,我发现好几辆单车被人放在树林深处。我也深入树林,一一扫码举报了。

  有一阵我遇到一个难题,小区附近某家店铺的大妈将一辆单车据为己有了,放在她的店里。每次路过都能看到,但是没法扫描举报。

  过了几天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直接联系摩拜单车的公司进行举报。但是再经过那家店时,已经看不到那辆单车了。也许大妈改邪归正了,也许直接推进自己家了。

  一些单车会被拆卸,一些单车被收破烂的直接装上他们的三轮车,这两种行为都属于侵犯单车公司的财产。这两种行为我没有当场遇见过,如果遇见,我会挺身而出去阻止吗?也许更可能是默不作声或者悄悄的拍照举报一下。

  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胡玮炜曾专门询问一位比我更热衷于举报违停的“膜拜单车猎人”为什么喜欢做这些事情,对方说,“只是想维护正义,觉得城市里就应该有骑士精神。”(南方周末:《摩拜:一场骑在单车上的社会实验》)

  “正义”一词出现在一则商业报道里,是如此的耐人寻味。

  正义不是免费午餐,正义是有成本的。这成本有时低廉,有时高昂。扫描举报违规停放的单车时,正义的成本是低廉的;如果要挺身而出阻止破坏单车的行为,正义的成本就比较高了。也许要吵一架,也许要打一架。但这也不算很昂贵。

  一小撮坏人的破坏力就足以威胁甚至毁灭很多美好的事物,就需要大多数人为此支付昂贵的成本。警察局、军队的开支就是每一个纳税人支付的成本,小区里的摄像头也是我们支付的成本。无论我们是否承认,“坏人”(侵权者)始终是存在的,正义始终是有成本的。追寻正义往往就意味着要和“坏人”起冲突。有时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付出很大的代价。

  正义的成本越低,愿意践行正义的人就越多。正义的成本越高,愿意践行正义的人就越少。扫码举报违规停车的人肯定比敢于当面阻止毁坏单车的人多得多;敢于当面阻止毁坏单车的人虽然少,但也肯定比敢于挺身而出阻止抢劫和屠杀的人多。如果践行正义不但要付出自由甚至生命,还会连累家人,正义就变成了超级品,只有非常少的人愿意去践行。

  面对恶行,如果因为风险太高,不敢挺身而出,也许也不用感到耻辱,毕竟这不关你的事。但是如果要追寻正义,就要去追究具体的作恶者,而不是空泛的感叹国人的素质低下,批判莫须有的国民性、劣根性之类。这是一种非常糟糕的行为,也是很多评论文章的做法。

  世界上没有什么特殊的“国民性”、“劣根性”。这种被鲁迅和许多学者发扬光大的垃圾概念早已备受批评。今天的人们已经不太相信这一套了。但是垃圾理论的毒害在于潜移默化中给很多人留下一种思考问题的错误方法。看到一种丑恶的现象,马上想:这是不是因为中国人的国民性?这是不是说明中国人素质低下?

  冤有头,债有主。空泛的批评国人,等于没有追究任何一个具体的作恶者。这种站在道德高地上放空炮的行为,成本非常低廉,也没有任何风险,除了满足一些人的道德义愤外,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厌食症的治疗药物
幼儿厌食症的原因
宝宝腹泻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