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聚会江山文学网1

发布时间:2019-07-14 02:27:11 编辑:笔名

母亲见我这一趟去马陵回来心情很好,而且对未来的工作充满希望,自然非常高兴。她巴不得我能立即寻到好的生活出路,独立生存于世,从别人的冷眼中走出来,找回自己的自尊。  的确,一个嫁出的姑娘,离婚后老是蹲在娘家依靠母亲过日子,总不是个好事。  这天晚上,娘儿俩饭吃得很舒心。饭后,我洗澡上床看书,母亲便忙着“聚会”去了。她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聚会”是雷打不动的,看她那种认真的样子,我有时感到非常好笑。  早在十九世纪末,哲学家尼采就曾大声向世界宣告:上帝死了。这个唯意志论者之所以给上帝发出讣告,是想“扩张自我”,所以,在信奉基督教的西方人心中是尼采死了,上帝还活着。  中华人民共和国从她诞生那天起,就否认上帝的存在。可是,这些年来,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竟出现了“上帝热”,上帝在中国也活了。这个子虚乌有的上帝究竟凭什么活着呢?  儿子去世后,我在别人的劝告下,曾一度跨进过上帝的门槛。当时,每逢星期天,我都要随母亲骑车来到马陵市的教堂——马陵区教堂。这个教堂坐落在马陵市南郊。去做礼拜的老年女教徒很多,她们大多旧时打扮:包团头,穿老蓝大襟褂,褂底总是露出鲜艳的大红棉袄的一条边。她们裹腿不裹脚,有的拄拐棍,有的骑三轮车,有的用木棍挑着半旧的黑皮革包,有的拎旧布书包或篮子,那包里、篮里装的只有两样东西:黑布套蒙面的《圣经》和《赞美诗》。  教堂门前很平坦,一排排不同型号不同式样的自行车整整齐齐地排列在门口,一个老年女教徒看车,不收存车钱。  教堂很高很大,能容纳一两千人。米黄色的胶木活动靠椅,每次都坐满信徒。牧师传教时,教堂内鸦雀无声,只有牧师声音在厅堂内飘荡,厅内很少有人走动。  教堂门口有个红漆的奉献箱,不少教徒进教堂时都掏钱塞进耶稣的这个“聚钱篓”里,谁也不留姓名,教堂也不给收据,更没有摊派,一切自愿。据说,有的教徒一次能奉献几百甚至上千元。马陵区教堂落成,国家仅贷款四万多元,其余的六万余元,全是教徒奉献的。听母亲说,盖马陵教堂时,参加义务劳动的教徒,的八十岁,小的七岁。在“一切向钱看”的今天,他们能如此无私地奉献,真是不可思议。  上帝的门槛并不高,大门也是敞开的。信与不信,都可以进,无须送礼;也没有等级之别,中外之分,蓝眼睛可以进,黑眼睛也可以进;有乌纱帽的和无乌纱帽的,有钱的和无钱的在这里皆以兄弟姊妹相称,似乎真正体现了人格的平等,怪不得有如此众多的人往这里挤。  母亲说,上帝是有灵的。她说,有个男教徒,无病信教。原来他妻子有病,到处看不好,后来信耶稣教后,病就好了。他妻子劝他信教,他就信了。他说他能感觉到上帝的威力。他原来抽烟很厉害,一天三包。信教不到两个月,突然就不抽烟了,他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  后来细想,那是主的旨意。有个泼妇,在家骂公婆,在外骂亲邻,全村没有一个不讨厌她的,是个人人恨、人人怕的女人。她信教后,一改原来的脾气,孝敬公婆,和睦四邻。她说这就是上帝的安排。上帝有没有安排,只有天知道。但是《摩西十诫》的作用倒是不可低估。那个女人是怕进不了天堂,所以才改掉了恶习。  在信教的那段日子里,我曾发现不少人徘徊在上帝的门口,上帝正对他们招手。  我曾遇到马陵市某局的一个股长,是个中年汉子。他说,他来教堂是被上帝的“圣乐”所吸引的。他说:“他们那里教的音乐很好听。有一次,开会路过那儿,见一架风琴伴着几个青年妇女唱圣诗,那歌轻飘飘、软绵绵、甜丝丝的,给人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哪像《红高粱》那样,直着脖子喊。我若有空,把他们的那些歌拿来好好研究研究。”  我还遇到一位老干部,他说他是想来看看上帝的“羔羊”如何顺从。他说:“马陵这个祠堂(指教堂),办得很热闹,每个礼拜都有好多人来念经(实际是听传道,他误认为同和尚一样念经),不管热天冷天,不管刮风下雨,这些信徒都准时来。尤其是那些年龄大的,跌跌爬爬一次也缺。我们共产党开会现在是做不到这样了。”  我曾在教堂里见到一个高三女学生。这女孩十八岁,长着一个苹果型脸蛋,父母亲都是马陵中学老师。她说来教堂是对“上帝”好奇。我问她:“你信教吗?”她说:“我不信教,我信共产主义,共产党比上帝伟大得多。”“既然不信教,为什么还来?”我问。她说:“非信教才能来吗?我来这儿是看看牧师是怎样传教的。你听了牧师的传教吗?我看讲得不咋的,既不生动,也不新鲜,根本比不上我们老师口才,一点也吸引不了我。听说他还是南京神学院毕业的呢。”  我出于好奇,还问过一个青年工人来教堂的目的。他说他是来试探上帝的。他当时穿一件流行的长大型灰色羊毛衫上衣,现代派青年打扮,烟客,22岁。他说他在某厂工作,祖父、父母都是共产党员,现离休在家。他说:“人总得有个精神支柱。你问我为何来信教,我可以坦白地告诉你,我看不惯社会上那些腐败现象,看不惯那些贪官污吏,看不惯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那种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他们说上帝施爱于人,我想来这里寻找爱,寻找人性,寻找精神寄托。”后来,他听说中国的基督教要在共产党管理之下,大为不满。说上帝也不自由,基督能不能信,还在两可之间。  有关人士认为,近年来中国的基督徒逐年增多,发展迅速,信仰基础由原来的治病信教转为追求基督,从宏观上讲,是浩劫年代左的政策压抑宗教所致。人本身存在着一种逆反心理,越压抑越适得其反。从微观上说,中国现在是社会主义初期阶段,有宗教存在与发展的土壤和气候。  也有人跟我说,上帝能“热”起来,有两方面因素。从历史上看,中国有几千年的封建历史,长期以来,由于落后,愚昧和统治阶级的欺骗、愚弄,神权观念在中国根深蒂固。基督教从唐代(七世纪)已传入中国,鸦片战争时,已大肆渗入中国城乡,所以,上帝在中国“复活”是有思想基础的。从现实看,因为目前的党风和社会风气不正,腐败现象越来越严重,分配不公,贫富差距太大,社会不稳定,人们的信仰产生危机,便转而向上帝寻求精神寄托。  无论别人怎么对上帝“热”,我只信了半个来月时间,便和上帝“拜拜”了。当然,这并不是说我是个唯物论者,我认为信仰这些东西,只能是自欺欺人。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上帝是控制不了的。但是,我也不反对母亲信教。老年人晚上没事,去教堂和其他老人在一起“聚会”,就像在别人家串门拉呱一样,那是一种生命的消遣,是一种晚年的抚慰,是对未来世界的憧憬。  母亲“聚会”走后,我躺在床上看书,——就是今天牛老师送我的那两本书,看得正入迷时,四哥突然慌慌张张跑来,一推开门就问我:“俺妈呢?”  我发觉四哥说话的声音有点怪怪的,好像出了什么大事,便一骨碌爬起来:“妈聚会去了,什么事?”“二哥家二丫喝药了!”四哥说完就急慌忙地跑走了。  听了这话,头脑顿时“嗡”的一声,像炸了似的,我顾不了许多,赶紧跳下床,趿着凉鞋紧跟在四哥后面跑进了黑黑的夜里。  上帝呵,母亲对你如此虔诚,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羔羊”的后代吗? 共 28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专科医院哪好
云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怎么治疗有效
友情链接
石嘴山有哪些全科医院 石嘴山有哪些实验中心医院 石嘴山有哪些药学部医院 哈密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急诊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头颈外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麻醉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疼痛科医院 哈密有哪些口腔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生殖医学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高压氧科医院 五家渠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小儿康复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海口有哪些计划生育科医院 琼海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琼海有哪些小儿急诊科医院 琼海有哪些小儿免疫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五官科医院 东方有哪些整形科医院 屯昌有哪些运动医学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全科医院 白沙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白沙有哪些综合医院 白沙有哪些心脏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康复医学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内分泌科医院 昌江有哪些消化内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中医神经内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中医呼吸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中医免疫内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三沙有哪些护理咨询医院 海东有哪些体检科医院 玉树有哪些妇科内分泌医院 玉树有哪些肛肠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澳门有哪些重症监护室医院 辽宁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小儿骨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口腔预防科医院哪家好 梅州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小儿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河源医学影像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儿童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清远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东莞产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东莞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中山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中山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潮州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云浮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胃肠外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正畸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护理咨询医院哪家好 济南司法鉴定科医院哪家好 青岛肿瘤妇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儿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儿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枣庄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宁波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湖州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绍兴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针灸科医院哪家好 武汉复杂先心病医院哪家好 黄石肿瘤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心外科医院哪家好 十堰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荆门遗传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攀枝花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角膜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有哪些小儿心外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