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不能再偷偷想你二

发布时间:2019-07-03 21:45:38 编辑:笔名

不能再偷偷想你(二)

婚后的生活非常平淡,时间长了,我也发现了太太身上很多的优点,对她有了一些了解。她很喜欢看电影,对时下流行的大片都非常熟知,但是我每天回家都很晚,还经常出差,一走至少一个礼拜,她也都很体谅我,把家里所有的家务都包揽下来让我安心工作。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了小米,她在人群中闪了一下就消失了,我大喊着跑去追。第二天醒来我很担心我说的梦话被我太太听到,于是在送她上班的路上心虚的对她说:“今天晚上我早点回来带你去看电影吧。”我太太非常开心,像个小孩子一样乐得合不拢嘴。

有人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虽说我不算成功人士,但我今天的事业和我太太是分不开的。每次出差我都不用操心,她会把我所有的用品打理好。有一次我要去唐山,晚上走,第二天晚上回来,我给她打个告诉她我不回家吃晚饭。半个小时后,我在公司楼下刚启动车,她到了递过一个小包,里面装了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品,我很感动。朝夕相处,我也渐渐有些爱上我太太了,有时候我还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小米,每当这种时候我总会有一种愧疚的感觉,但是我无数次地告诉自己:我仅仅是回忆过去的恋人,并没什么真实的行动,这不是违反道德的行为。尽管我还经常会想再见到小米,但我再没有跟她联系过,我只是时常期待能在拥挤的人群中,远远地偷偷地看她一眼。

再次见到小米是我结婚半年多以后。那天我开车和我太太出去,远远的我看到一对年轻男女在吵架,我一眼就认出那女的是小米,到了近前那男的突然给了小米一个耳光,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当时我很想跳下车去揍那男的一顿,但我太太在边上我也只好克制住了。车很快从他们身边开过,通过后视镜我看到那男的又开始踢小米,这使我更加愤怒,终于失去控制,在个人行横道我掉头开了回来,一脚急刹车将车停住,推开车门,左手好像只轻轻搭了一下,我的身体就越过隔离带,接着我连自己也不知道我怎么会那么快就冲到了男的面前,一拳砸在对方脸上。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那男的已经变成了熊猫倒在了地下,这时我太太以飞快的速度将车掉过头来停在我身后的路边,冲到那男的跟前,指着他骂了起来。我走到小米面前问道:“怎么样?没事吧?”小米一下扑到我怀里伤心地哭了起来,我忘情地搂住她紧紧的不愿松开。幸好当时我太太只顾骂那男的,没有察觉。我太太骂累之前,我冷静了下来,我和小米近距离的身体接触,我动作的细微变化,她马上反应到了,我们身体分开了些。我们三个一起上了车,我太太开车,我和小米坐在后排偷偷地凝视着对方,好在当时我太太还在气头上,并没有注意我们。

在车上我才知道刚才那男的是小米的男朋友,两人一起出来逛街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小米的男朋友就打了她。我和太太一直在安慰她。突然小米问我:“千城你能帮我找个便宜点的招待所吗?我不想再见到他了。”我还没开口我太太就抢着说:“住我们家吧,你一个女孩子住外面多不方便呀。”

“不行,那太麻烦你们了。”

“麻烦什么呀,千城总是特忙,你来我正好有个伴,再说我们家也特大,有时候晚上我一人在家还真有点害怕。”

小米实在推辞不过,只好答应我太太了。

回到家我撒了个谎,说小米是我大学同学的妹妹,后来我发现这是本人生平说得烂的一个谎话。我次露馅,是有一天我太太问我小米叫什么,我一下呆住了,半天没回答上来。我和小米之间基本都是用名在上联系,她叫什么我从来没问过。还一次我太太问小米:“你哥现在做什么呢?千城说他们大学同学80%都是老板了。”小米是独生女,一下子被问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现在我朝思暮想的情人就在眼前,我总会忍不住默默地盯着小米看,我有几次我太太在的时候甚至看得出了神。我的马脚一天天的暴露出来,但我太太好像并不察觉,她和小米就像亲姐妹一样好。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真有点受不了,一个是昔日的爱人,一个是今朝的太太,我那个也放不下,我们三人共处一室。我选择逃避,假借出差去上海躲一阵子。

我到了上海以后每天忙公司的事,一直没和太太通过,也没有联络过小米,当中有一次回北京处理点事我也是偷偷回去的,没回家晚上在洗浴中心睡了一宿,第二天就匆匆回上海了。到上海三个月后的一个晚上我太太给我打了个。

“上海那边生意怎么样?”

“还可以”

“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没事”

“你走的时候也没带几件衣服你就在上海买几件吧”

“嗨!买什么呀,过两天小边要来广州你帮我收拾两件衣服让他给我带过来,对了我那双苹果的皮鞋也帮我带来。”

“那双鞋,你都穿了好久了,我们次见面你就穿的那双鞋,那会我就看你那双鞋特别扭,鞋面皱得跟咸菜似的。上海人特势力,你穿这双鞋怎么见客户啊。”

“那双鞋穿了这么多年了也不破,好好打打油还特亮,穿着还挺舒服,现在苹果的鞋也买不着了。”

“这么宝贝呢?明我去买管鞋油好好帮你擦擦再让小边带给你。”我太太停顿了几秒钟说。

我很想和太太说点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她似乎也想和我说些什么但也没有说出来,我们俩抱着沉默了很久,没有一句话,我打破了僵局。

“你早点睡吧”

“你也早点休息”

“拜拜”

“拜拜”[1][2][3][4]

北京治癫痫的医院
广州治疗癫痫好的医院
河南哪家专治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