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直击生猪屠宰管理权由商转农的真空

发布时间:2019-07-16 20:05:58 编辑:笔名

直击生猪屠宰管理权由商转农的真空

龙湾区沙城街道七三村附近有一非法屠宰点,其经营人员每日凌晨都会屠宰三至四头生猪,宰猪声响彻街巷,他被吵得已有一年多睡不好觉。从去年12月开始,他已把此事向有关部门反复投诉了五次。

了解到,温州开发区商务局曾分别于1月14日和2月7日向王先生作出过投诉回复,称已责令该屠宰点立即停止非法屠宰行为,并贴出整改告示。但王先生告诉,他并未见过告示,且该屠宰点至今生意红火,非法屠宰行为有增无减。

市民反映:

“二师兄”天天哀嚎

孕妇睡不香,

丈夫半夜起床去暗访

王先生说,一年多来该屠猪点每天都会宰猪,还都是在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猪的叫声太惨烈了,叫得人都睡不着,真不知这家经营户安的什么心,他们想赚钱也不能影响别人休息啊!”

了解到,王先生的老婆目前已有身孕,可却常常深更半夜因“二师兄”的哀嚎从梦中惊醒,现在她很担心会影响到腹中的胎儿。为此,王先生特半夜起床去暗查生猪的流入和转销途径,希望提供证据给有关部门进行处理。但事与愿违,王先生虽说每天都会看到有猪运进来,但他至今不清楚这些猪来自何处,又被运往何地,只目睹过宰猪。

“经营户的防范意识很高,白天过来查根本看不出异样,凌晨屠宰者也都很警觉,在远处即使看到现场也很难跟踪。”王先生说,有一次他曾想直接去到该经营户家里与其理论,但被同事制止了,劝说他莫惹事。

而每天被杀猪声折磨的四邻大多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

调查:

大白天窗户蒙着黑布

居民楼竟成非法屠宰点

昨天下午4时许,来到龙湾区沙城街道七三村调查。该非法屠宰点位于七三村益三路内,周边楼密巷窄。但沿着益三路直走2分钟左右,一个高约2米的铁架子就出现在了路边空地上。王先生告诉,铁架后的房子就是经营者的家,他家屋后有一个棚子,用来屠宰生猪,每天刚被宰杀好的生猪肉都会被挂在铁架上。发现,架上的铁钩已经锈迹斑斑,靠近铁架旁的部分石墙已被沾染成了红褐色,边上一个下水管道入口还有残存的猪毛。

铁架的一边还放有一个铁笼子,一头看起来有200余斤重的“二师兄”正被“软禁”其中。王先生说,这就是每天傍晚都会被运过来的生猪,数量时多时少,春节时他见到多一次曾运来了6头。运猪的交通工具也有很多种,有人会用电动三轮车运,也有人直接开货车运,“这些生猪第二天凌晨基本都会被宰杀。”紧挨着铁笼子,放有四个中型的蓝桶,桶上全都粘满了一层厚厚的黑色黏稠物,看上去让人作呕。

沿该经营户的房子走了一圈,发现其住宅楼的一层窗户大多被黑布围了起来,从外面望向里屋,基本什么都瞧不清。此外,采访时二楼一女子不时透过窗子朝楼下张望,王先生怀疑其正是该户经营者之一。

凌晨追踪:

三路齐发

直击非法屠宰销售

今晨4时20分,联合温州电视台综合频道《有话直说》栏目分三路追踪该非法屠宰点的生猪流入和转销途径,一组守在杀猪点,一组守在路口,另一组守在沙城街道中心农贸市场。

4点40分,在昏暗的灯光下,原本被关在铁笼里的猪已被抬到杀猪架上。看到有两个年轻人正在磨刀,另一个中年男子在一旁烧火。那三名男子看有车过去,便停止手上的工作,盯着车子看,一直等车开出有十米多远,才继续工作。

屠宰点虽在路边,由于一辆小货车挡在中间,为不打草惊蛇,被迫放弃正面拍摄,而在一旁静静等候观察,随后听到一阵猪的惨叫声,一头猪被杀死了。

5点04分,调换角度,看到他们正舀着刚烧开的热水往猪身上浇。

5点25分,屠宰的人将猪分成两节,慢慢的搬到一辆三轮车上。一会儿马达声响起,三轮车便从小道离开了。由于道路十分狭小,一行根本无法追踪。

5点45分,守在农贸市场的同事打来,已经发现那辆三轮车。到达农贸市场的时候,发现那两个年轻人已经把半只猪放在摊位上,猪身上还不断冒着热气。随后上前打听猪的来源。在谈话中,其中一个年轻人说,这猪是在菜市场附近屠宰的,猪是从瑞安东山运过来的。

反复对猪进行检查,发现猪身体上除了有昨日看到的7字图样外,根本找不到蓝色防疫章。在这家生肉摊上,并没有看到有工商部门发放的经营许可证。

在回来的路上,守在路口的那组成员,打告诉我们,除了刚才那家,他们还听到了其他杀猪声,平均间隔20分钟一次,总共3次。

上午,已向有关部门反映该非法屠宰点问题。该非法屠宰点的生猪来自那里?后来从附近其他地方听到的杀猪声又来自何处?还将追踪调查下去。

链接:

根据《生猪屠宰管理条例》规定,生猪定点屠宰场和小型生猪屠宰点的选址应距离生活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以及有关法律、法规和专项规划确定的需要保护的其他区域;其与医院、幼儿园、学校、养老院、居民集中住宅区、畜牧场的距离不得小于500米。

《生猪屠宰管理条例》第八条规定生猪定点屠宰厂(场)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一)有与屠宰规模相适应、水质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水源条件;

(二)有符合国家规定要求的待宰间、屠宰间、急宰间以及生猪屠宰设备和运载工具;

(三)有依法取得健康证明的屠宰技术人员;

(四)有经考核合格的肉品品质检验人员;

(五)有符合国家规定要求的检验设备、消毒设施以及符合环境保护要求的污染防治设施;

(六)有病害生猪及生猪产品无害化处理设施;

(七)依法取得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

分别向温州市、经开区两级分管部门反映问题,结果各部门说法不一。

经开区商务局:非法屠宰生猪发生在凌晨2时至4时,就两人负责怎么搞?

市民王先生三个月投诉五次,经开区商务局两次回复说已责令整改为何还关停不掉?

经开区商务局副局长郑季林向解释说,经开区商务局从“市长”了解到市民投诉后,与投诉者无法取得联系,而是按照投诉记录的地点去摸排的屠宰点。结果刚好发现了另一非法屠宰点,就把这个屠宰点错当做了市民投诉的那一个,向有关部门作出了回复。

怎会意外搞错,难道经开区沙城街道的非法屠宰点“不胜枚举”?

郑季林说,沙城街道存有很多非法屠宰点,但具体数量不清。

郑季林表示,看过本报报道后,他现在已清楚了市民反映的具体是那个非法屠宰点。他说,该非法屠宰点位于新四路内,市商务局在去年9月18日,对这个非法屠宰点做出过处理,在其提供的处理清单上看到,该点曾被查出过200公斤的未检猪肉。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经过处理的屠宰点,昨日凌晨却依旧看到,有人在偷宰生猪,并将生猪上市。

郑季林说,经开区商务局管理非法生猪屠宰人手有限,目前只有他和贸易处处长汤易负责。他指出,非法屠宰生猪的行为一般都发生在凌晨2时至4时这个阶段,管理起来难度很大,需要街道的工作人员提前做好摸排才行。

据了解,经开区商务局去年也只查处了四个非法屠宰点。郑季林说,只有看到不法者在宰猪,经开区商务局才会管理。如果仅看到有非法屠宰点的存在,但没有看到宰猪行为,不归区商务局管。问:“那你有没有凌晨去查看宰猪行为?”他也坦率回应:“没有。”他认为,要想真正管好,需要卫生、工商、农林等多部门的配合。

再有,他指出经开区缺乏一个生猪定点屠宰场,也是症结。“很多市民杀猪要到鹿城区定点屠宰场,会觉得路程远,费用贵。”郑季林说,曾建议市商务局在经开区建立一个生猪定点屠宰场,但市商务局回复说要建要先调整规划,建成可能要两三年。

此外,郑季林还说,虽说经开区商务局负责管理非法生猪屠宰,但经开区商务局没有执法权。开展打击行动前,要向市商务局汇报,让市商务局下面的市牲畜屠宰管理所负责执法。但今年1月市政府已发布了有关生猪屠宰管理的实施意见,规定县(市、区)商务等部门承担的牲畜屠宰监督管理职责及机构和人员划转到农业部门,现在应该由经开区农业部门负责管理。

经开区海洋渔业与农林水利局:

实施意见虽已下达,但相关工作还在移交中,该经开区商务局管

经开区海洋渔业与农林水利局副局长王靖禹说,市政府的实施意见虽已下达,但目前相关工作还在移交中,并未全部完成,非法屠宰生猪问题应该依旧归经开区商务局管理。

他举例说,今年2月中旬经开区海洋渔业与农林水利局本已打算联合经开区的食安局、公安局、商务局一起开展打击非法生猪屠宰的行动。但需要市牲畜屠宰管理所出具扣留单。“有了扣留单,我们才有权利没收非法生猪和农具,打击才会收到实质效果。”不过,他告诉,当时市牲畜屠宰管理所无法出具扣留单,因为移交工作还未完成。

由此,王靖禹表示,现阶段沙城街道出了非法屠宰生猪的问题,肯定还是要经开区商务局管 市农业局:

市牲畜屠宰管理目前还归市商务局,生猪屠宰应由原部门管理

市农业局有关人士告诉,市政府的生猪屠宰实施意见下达后,市编办曾联系市商务局与市农业局进行过交接,但目前两部门间的具体移交手续还没有办好。“三定方案”都还没有出具,人员、编制也都没有到齐,屠宰所目前还不归农业局管理。

“移交要把屠宰所连人带编的移过来,现在屠宰所还原封不动的在商务局下面,怎么能说是我们管理?”此外,该有关人士还特别强调说,如果在职能移交过程中出现问题,那么应由原来的部门进行管理。

市商务局:

市政府文件已经下发,应找农业局

市商务局市场处处长孔令文表示,今年1月份市政府已经下发文件,将屠宰所划分给农业局。虽然职能已经移交,但是听说农业部门那边办公室还未准备好,现在屠宰所人员都还在商务局里。2月28日,商务局与农业局又进行过一次联系。“屠宰所已经不是我们的部门,生猪屠宰的事情也不再归我们管理,有事找农业部门。”

据孔令文介绍,市场处原本负责管理屠宰所的龚细午副处长也因机构改革被调往市场处。

市牲畜屠宰管理所:

执法要用的扣留单现在无法打印,市商务局不愿盖章,市农业局称无权管理

市牲畜屠宰管理所有关人士说,市屠宰管理所目前虽被划分到了市农业局,但全部移交工作尚未做好。且市屠宰管理所的人力、物力、财力等,均未通过市编办移交到市农业局。他无奈地告诉,执法要用的扣留单现在都无法打印,商务局不愿盖章,市农业局则称职能还在移交当中,没有权力管理。

据了解,市牲畜屠宰管理所职能移交一事,市编办曾组织过一次协调会议,但是移交并未成功。市商务局不愿承认市屠宰管理所还在其管辖范围内,而市农业局未拿出一份会议纪要,来主动接管市牲畜屠宰管理所。 中国养殖:帮您寻找身边的热点,让我们以全新的视角透析畜牧行业,让您更多的了解身边的故事,我们愿真诚的与您分享。

甘肃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哈尔滨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汉森四磨汤有哪些功效
男性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