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山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不死人传说之赤雪城 第四十二章 一曲送别

发布时间:2019-10-13 10:42:32 编辑:笔名

不死人传说之赤雪城 第四十二章 一曲送别

“你……”水火一阵无奈,“琴儿你要清楚,你这么做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一个开始。为了羽杉,为了她也为了你自己,别再固执了,行吗?”“水火姐姐……”琴儿眼中含泪,却是摇了摇头。

“好!既然你这么固执,那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羽杉,让他伤心自责,永远留在这里守着那一丝微不足道的希望!”水火怒气冲冲,就要飞遁而走。“水火姐姐——”这一下无疑是击中了琴儿的死穴,她大喊一声,泪水缓缓流下,“我答应你。”

“那随我来吧!”见她伤心的样子,水火心中一痛,却只能硬起心肠,转身带路。二人方走,月光婆婆便一摇一晃地拾阶而上。她本来是打算在下面截住琴儿的。不过既然水火成功将她拦住,那就没她什么事儿了。只是水火丫头……月光婆婆一叹。都是命中有劫数的人,你这么关心琴丫头,算是相濡以沫吗?

沉溪花海。

目送徐天风的身影越升越高,终消失在云雾之中。疾风再忍不住,跌坐在溪水之中失声痛哭。她心中隐隐感到此时一别,怕是再也不会相见了。

忽然响起脚步声。“天……”疾风猛然抬头,面前不是想象中去而复返的徐天风,而是一个女子。“你是谁?”疾风唰地跳起,满是戒备。“呵——”见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如同xiǎo猫一般,女子一笑,上前几步。

“你……”疾风还没反应过来,女子已贴到她面前。四目相对,那女子眼中似有漩涡,将疾风的目光牢牢吸引。“啊——”疾风再次跌倒,这次却是因为惊恐,旋即是了然,“你来收我回去!”

女子挨着她坐在溪水之中,笑道:“你我本是一体,我也可以説是你收我回去。”“呵——”疾风一笑,那神态与这女子如出一辙,“説得轻巧!你如此强大,弱xiǎo如我,与你合而为一又怎会再存在!”“那可不一定哦!”女子説着身子一倒。

“不——”疾风一声尖叫,却是扑通一声摔倒在溪水之中。下一秒她立刻跳了起来,怔怔看向周围,又看看自己:“她没骗我……不,是我没骗我……不,是她……”疾风脑中一片迷糊,话也颠三倒四。但是,“天风,再见之时,肯定吓你一跳!呵——”一声轻笑,她迈开欢快的步伐,双手不自觉地掐起兰花指来。

赤雪城,内玄武门。

琴儿呆呆站在门口,水火将她送到这里就回去了。但是琴儿却只是这么呆呆站着,不曾挪动一步。不知为何,想到突骨利默为了突骨烈重生之事处处求人的样子,本来十分坚决的心中忽然生出怯意。诚然,照城主和水火姐姐所説,自己并不是没有机会重来。但是即使能够重来,那时的自己,还是自己么?琴儿脑中一片混沌,终究还是叹息一声,朝大门之外走去。

远处,月光婆婆看着琴儿的身影远去,悠悠一叹:“水火丫头,你为什么还要留这么一丝手呢?”水火也叹息一声:“许是同病相怜吧!婆婆,她的请求,怕是城主都不忍心拒绝吧!”

“唉——”月光婆婆摇摇头,转身向天柱峰而行。只是走没几步,又回头道:“水火丫头,你也别光顾着操心别人,也多多关心自己吧!唉——”又一声长叹,月光婆婆摇摇晃晃地身影消失在水火视野内。我自己么?水火心中默念,嘴角的笑却越浓厚。

出了内城,琴儿一路往北走,步履匆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走这么急,只是心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催促:“快!快!没时间了!”

琴音巷。据説这条巷子还是因为琴儿才得名的。平日里很多爱好音乐之人常常聚在此处弹琴弄箫,和声高歌。今日乃是颇负盛名的铁琴先生与铁筝先生在此合奏刚刚参悟的琴筝和鸣之曲。一时之间只听铿鸣之声不绝,恍如千军万马呼啸而来。

“好!”

“如此强劲的曲子真是世间少有!”

“我看那潮祭也不过如此!”

围观驻足的人不论内行外行,都发出阵阵的赞叹。“呵!”琴儿驻足片刻,摇了摇头:铁琴先生,铁筝先生?猛一听还以为是铁镜先生的兄弟呢!而且,这和鸣之声太过用力,反而显得做作而落入俗套了。

琴儿听了几个音便再没兴趣,径自离开。那玄黄圣教的巫女绝世音虽然用曲子害人还不承认,笛曲却还能入耳。这两个人,简直连音律都不通。怕是以前天天听自己弹琴的哥哥听到了都得找个地方洗耳朵吧!

“她是谁啊?”

“真是,大大咧咧的,不懂得欣赏!”

琴儿驻足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还是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当下便有铁琴先生与铁筝先生的拥趸忿忿不平。众人不敢搭腔,也只有认得琴儿的人才xiǎo声嘟囔道:“她好像就是潮祭吧!”

“什么?”铁琴先生与铁筝先生偶尔听到,大惊失色。潮祭!于曲道造诣之高,赤雪城识音律者通通加起来也难望其项背!自己兄弟二人日日在此弹奏,不就是盼着哪一天她从这里经过,听到之后指diǎn一二吗?

此时听到潮祭听了片刻,竟摇头而去。二人再也坐不住,纵身跃到街心。但见长街之上人影寂寂,哪还有她的影子?“追!”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喊道。若得她一言指diǎn,自己兄弟二人于这曲道之上,必然更上一层楼啊!

七杀堂。琴儿又坐在那石凳上,只是刚刚还坐在对面与自己説话的突骨利默却已经不在了。

“呵——”琴儿一笑,除了感慨生命之无常,更觉得好笑与荒谬。自己为珍视的一刻,不见爹娘,不见哥哥,不见水火姐姐与鬼面师兄,甚至不见寒风与虎丘这些好友。却偏偏是可以説与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突骨利默与自己説了那许多的话。虽然他是来求自己。

“呵——”又一声轻笑,苦涩而洒然。这,不就是自己所希望的么?可为什么事到临头却又觉得不甘愿呢?“琴仙……琴仙,惊弦之毒,无法可解!你没走,但琴仙终是随我而去。吾,无怨矣!”不知为何,邓xiǎo闲疯狂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或许是同样到了尽头,琴儿此时忽然有些明白他的疯狂。此时的自己,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个疯狂邪恶的念头呢!带着哥哥至少也到带着他的希望一起走!

但是想到那天在皇天城的云端之上,她那全然信任不疑有他的目光,琴儿的心又软了下来:罢了!罢了!本来就是我对不住你!那便用我此身,换你们一世圆满!她猛然咬牙,琴横膝上,颤抖的手终是拨出个音符。

琴声琮琮,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寻到七杀堂的铁琴先生与铁筝先生蓦得愣住。虽然在琴儿眼中他们只是不通音律之人,但毕竟也日日抚琴弄箫。这曲中的绵绵哀伤顿时直入骨髓,让二人不由驻足门前。“世间无琴矣!”铁琴先生忽然一把将从不离身的铁琴掷于地上,掩面太息。

赤雪内城,刚刚将突骨烈的胎骨交给木叶老人的水火似有所觉,转头看向内城之外七杀堂的方向。良久一声叹息:琴儿还可以以一曲琴音为自己作别,自己呢?

空寥巷。

羽杉看着石牌之上的巷子名,心中也一阵空落落的,仿佛有什么天大的事情即将发生而自己却无知无觉无从抗拒。但下一秒他的这个念头便被打消了。因为水火发来的暗杀单子上的目标在巷子另一头一闪而过。

狡兔三窟。这次的目标虽然武功平平,但却很是狡猾。从早起到现在,羽杉已经三次扑空,剑下也平添了许多的冤魂。此时见他出现在眼前,哪里按捺的住好胜之心,身形一闪又复追去。

七杀堂后园。

正在树下冥思的任如丝被琴音唤醒。她睁眼起身,正要循着琴音往前院走去。却又忽然停住,双拳握得紧紧。“师父……”终于她喃喃一声,又复坐下。只是那被琴音扰乱的心绪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平息?自己以后,怕是终生走不出这个阴影了。但是……但是……

任如丝越想平静就越是心乱如麻,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再抬头时,只见前院一道白光升起。“师父——”她终是呼喊起来。猛然起身双腿却是不听使唤的一软,瘫倒在地。

前院。琴儿六识尽闭,十指挥洒,只觉平生从未弹出过如此顺畅欢快的曲子。倏然铿然一声,九弦尽断!琴儿身子猛然一颤,趴伏在琴上,一双依旧明亮的眼睛看着门外:“哥哥……”

空寥巷。羽杉终是将那狡猾的猎物斩于剑下。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忽然一阵心痛袭来,宛如刀绞。“琴儿——”下一刻他忽然呼喊一声

,不顾惊诧的路人,转头疯狂地朝七杀堂奔去。

成都哪里治疗阳痿医院好
黑龙癫疯医院那家好
云南市东区附近的妇科医院
上饶哪个妇科医院看妇科较好
邢台阴茎异常勃起的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